四合院战神的自我修养 - 第九章 冉秋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,傻柱就感到可笑。
    回个家,就像唐僧取经一样,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。
    先后经过棒更和张大爷的堵道,傻柱都快神经质了,怎么都有一种背后或者前面有人堵自己的错觉。
    看到自己熟悉大院的门口,傻柱从没想过,能有如此亲切。
    快速的回到院里,就看到三大爷依旧像门神一样监控着院里进出的众人,关注着各家各户的隐秘。
    “嘿,傻柱!便宜房的烤鸭!这是有啥喜事哦?这么破费?”三大爷眼睛发亮的看着傻柱手里的烤鸭,兴奋的说道。
    就好像,是自己吃烤鸭一样。
    看着三大爷的表情,就知道这老家伙又算计开了。
    “这不是几天没见后院的老太太了,特意买了只烤鸭,让老太太开开荤!”傻柱解释说道。
    “没看出来啊,傻柱,也变得这么有心了!要不我带着二锅头,到你那陪你喝点!”三大爷算计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今天就算了,不方便!改天吧!”傻柱拒绝说道。
    “别啊!老太太是咱们院的老人!我也是咱们院的三大爷啊!你不能厚此薄彼啊!”三大爷耍起了无赖。
    看着耍无赖的三大爷,傻柱不经意的冷笑一声,说道,“你家三个儿子,要是像老太太的儿子们那样为国捐躯,我就天天给你买烤鸭!”
    “嘿!你个傻柱,怎么说话呢!”三大爷尴尬的说道。
    没有再理会爱算计的三大爷,傻柱直接进了中院,回家了。
    想到晚上,要把老太太背到家里吃烤鸭,傻柱就蒸起了白面馒头,一会再各炒个个白菜和土豆!装一些自己做的四川泡菜,烧个鸭架汤,凑齐四菜一汤,完美!
    ...
    秦淮如一脸愁苦的对着贾张氏说道,“妈,棒更又要交学费了,开了学,就要上初中,光学费就要两块五!工资又提前发了五天!这日子还怎么过啊!”
    “唉!都怪没良心的傻柱!自私自利,一辈子也讨不到老婆!”贾张氏咒骂起了傻柱。
    有的时候,脑子有包的人,思维就是如此的清奇。
    这种人是从来不懂得感恩和理解他人的。
    “妈,奶奶,你们不用操心我的学费了!我和傻柱说好了,他会帮我交的。”棒更自豪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哎呀,乖孙子,那个傻不拉几的家伙,不会再帮我们家了!”贾张氏和秦淮如对视了一眼,苦笑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说把我们班主任冉老师介绍给他相亲,他就给我交学费!他傻不拉几的,肯定会帮我交的!”棒更解释说道。
    秦淮如和贾张氏都惊讶了,就准备再追问的时候,只听到,“贾更妈妈在家吗?”
    “哎呀,冉老师,快进来,外面冷!”秦淮如连忙说道。
    “贾更妈妈,不用客气我是来收学费的!”冉老师说道。
    “冉老师,你来了太好了,现在我就带你去隔壁,有人帮我交学费!”棒更惊喜的说道。
    ...
    正在忙着做饭的傻柱,听到动静,看向门外。
    “傻柱,我把冉老师带来了,你快帮我交学费吧!两块五!”
    “小子,我答应你了吗?”
    “傻柱,你不是人!你说话不算话!”棒更生气了。
    “贾更同学,怎么和大人说话呢?这么没礼貌!在学校,我是这样教你的吗?”冉秋叶教训的说道。
    冉秋叶很好奇他们的关系,可是看到贾更如此没有礼貌,依旧忍不住的教育道。
    “你好,你是棒更的班主任,冉老师吧?”
    “我叫何雨柱,是棒更家的邻居!可能这里面有什么误会!外面冷,进来说话吧!”傻柱说道。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!这次就是来收学费的,没想到贾更同学把我带到你家,说你能帮他交学费!可能真是有什么误会吧!”冉秋叶解释说道。
    “几年前,棒更的父亲工伤过世了!一个院里住着,看着棒更母亲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和一个婆婆,挺可怜的!由于我是轧钢厂的厨子,就经常带一些剩菜剩饭,再加上平时借钱和借粮的!棒更这孩子可能就习以为常了!”
    “这不前段时间,我突然听到厂里有传言,说我和棒更母亲有不正当关系,而我担心对两家的影响不好,所以就不再和他家来往了!”
    “哦!原来是这样,那就打扰了!”冉秋叶恍然大悟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傻柱你骗人!我说把冉老师带过来和你相亲,你就给我交学费的!你说话不算话?”棒更反驳说道。
    “什么?”冉秋叶听到棒更的反驳,疑惑的看着傻柱。
    “呵呵,是这样!我今年二十九了,无父无母的!也没有结婚!这不,棒更以为我特想找老婆,知道你漂亮,就想把你和我牵个线!然后要求我给他交学费!”傻柱解释说道。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冉秋叶恍然大悟的说道。
    “不过,棒更,我这次可以帮你交学费!不过,你可要打欠条啊!而且是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!”傻柱无可奈何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好,我打欠条!”棒更惊喜的说道。
    傻柱拿出纸和笔,看着棒更写好了欠条,就掏出两块五,递给了冉秋叶。
    打个欠条,就是为了调侃棒更,并且免除冉老师过度解读理解的,根本没有想到棒更会还这个钱。
    关于如何处理和贾家的关系,说实话,真的挺复杂的!看着孤儿寡母的,真的一点不帮,也不现实。
    只要能把握好分寸,应该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,搭上自己的一生。
    “何师傅,你真是一个好人!”冉秋叶接过钱,还笑着给傻柱发了个好人卡。
    棒更心满意足的离开了。
    “冉老师,今天就留下来吃饭吧!你可真有口福啊,我可是买了只便宜坊烤鸭!”傻柱笑着邀请说道。
    “不了,何师傅!下面还有五六家学生要收费!我争取天黑前,都要跑一趟!”冉老师拒绝说道。
    “收学费,也不在乎这一时啊!明天也可以去吧!主要是今天还有一个客人,可是我们院里,甚至方圆几里的老寿星和革命老前辈。你父母好像是归国华侨吧!就不好奇这位革命老前辈吗?”傻柱依旧邀请的说道。
    “革命老前辈?”冉秋叶有些意动的问道。
    “是啊!不光自己一生都献给了祖国,自己的儿女也都为国捐躯了!”傻柱说道。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冉秋叶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    冉秋叶还是留了下来。
    “你在等一时,我再炒个酸辣土豆丝。”傻柱一边切菜,一边眉飞色舞的和冉老师聊着天。
    一时得意忘形,竟然切到了手指,算是阴沟里翻了船吧!
    “哎呀,何师傅,你这手没事吧!”冉秋叶惊讶的说道。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做厨子的,手上有伤,很正常的!”傻柱强颜欢笑的说道。
    他妈的,今天太衰了!这脸是丢大发了!
    四目相对的两人,都没有注意到,傻柱手指上的鲜血,滴到了扳指上,又迅速的消失了。
    ...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