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合院战神的自我修养 - 第二十九章 回到四合院世界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覃雪梅没有听到,冯程具体做什么,就疑惑的对冯程问道,“不知道冯场长,准备具体做什么!?
    要不来给我们做技术指导吧!
    我们这些大学生都很佩服你的专业知识的!
    如果你能够指导我们,一定是我们的荣幸!”
    听到覃雪梅的话,孟月眼前一亮,连忙惊喜的说道,“是啊!冯场长,你就指导我们的植树造林工作吧!”
    看到覃雪梅和孟月一脸小迷妹的样子看着自己,冯程心里挺有一些小自豪的,但是一想到他们注定失败的结局,就笑着拒绝说道,“我还是负责全光育苗的种植吧!我才是我的强项!
    你们一定要努力做好这次的遮光育苗植树造林,不能辜负全塞罕坝林场对你们的期望!
    再说,你们都是各个林大的优秀毕业生,根本不需要我的指导!”
    武延生看到覃雪梅和孟月两人对于冯程的吹捧,心里嫉妒的不行,可是却毫无办法。
    当听到冯程自己的拒绝,武延生立马兴奋的说道,“雪梅,孟月,既然冯场长有了自己的工作!
    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就别给领导添麻烦了!”
    看着眼前小丑一样的坏蛋npc,冯程不易被人察觉的冷笑一声,然后笑着说道,“其实和你们说实话,对于遮光育苗在塞罕坝上的种植,我真的不太清楚具体情况!
    所以只能靠你们自己的知识了!”
    “还有就是赵天山,你作为先遣队的队长,负责的就是大家的安全问题!
    夜间的塞罕坝经常有狼的出现,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,一定不能夜间出去!
    否则全林场通报批评,严重的开除处理!”冯程又想到夜间安全的问题,特意对赵天山和几个大学生嘱咐说道。
    听到冯程话里的严重性,大学生们不得不收起轻视之心,都把夜间安全问题放在了自己的心里。
    ...
    安排好了这一切,冯程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终于可以回到四合院世界,然后好好和阿红团聚了。
    刚一回来老营地,冯程就直接在自己的地窨子里消失,然后就在四合院世界的卧室出现了。
    看着依旧在熟睡的阿红,何凡(为防止错乱,以后统一称呼何凡)心里开心极了。
    自己有过一次融入扳指的经验,知道早上的时候,阿红也会需要洗澡,就连忙出去准备热水。
    其实在买这套四合院之时,何凡就特意装修了卫生间和浴室。
    何凡这边一准备好,这边阿红就醒来了,看着眼前的何凡,阿红没好气的说道,“阿哥,你昨天好讨厌啊!
    人家睡得正香呢,你竟然使坏,好像还拿针扎我!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阿红看向自己的手指,竟然惊奇的发现什么伤口都没有!
    不会吧!难道是自己在做梦,可是也太真实了吧!
    “哈哈,你看看你身上多脏,一定是昨晚出了好多汗,快去洗洗吧!水我都给你准备好了!”何凡对于阿红的惊奇,笑了笑,然后提醒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啊?好臭啊!阿哥快来帮我洗!”听到何凡的提醒,阿红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,连忙撒娇的说道。
    做了一个梦,就像和阿红分别了好久一样,恨不得一刻都不分开,而听到阿红诱人的邀请,何凡再次兴奋了起来。
    很快阿红就后悔邀请何凡帮自己洗澡了,只见一场异常热烈的战斗之后,阿红娇喘吁吁的埋怨说道,“阿哥,你这样让我还怎么上班?!”
    “一会打电话请假!我好想你,昨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
    今天你哪里也不许去,就在家里陪着我!”感受着阿红身上的体温,听到阿红熟悉的声音,何凡意识到自己真的爱上了怀里的这个女人,然后动情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嗯!阿哥!我都听你的!”何凡对自己的紧张,阿红能够体会到,也动情的回应说道。
    ...
    没过多久,何凡和阿红的两个小祖宗就醒了过来,算是彻底打断了两人短暂的二人世界。
    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调皮的样子,何凡是哭笑不得,刚一回来就再次当起了可怜的黄金奶爸。
    真的有些后悔,那么轻松的让阿红的父母离开京城了,你说自己非要说什么大话啊!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街道主任再次出现了,一脸难为情的对何凡说道,“傻柱啊!真的很对不起啊!
    上次一从你这离开,我就去帮你联系你以前的那些四合院邻居了!
    可是他们听说你要收购四合院,竟然都不同意!”
    听到街道主任的话,何凡这一刻是真的很是惊讶,疑惑的问道,“二大爷和三大爷,也不同意?”
    “是啊!看来他们都还有自己的办法!
    绝对不是山穷水尽的地步,他们的儿女一听说你要买四合院,都跑到医院里尽孝去了!
    你说这都是什么人啊!?”街道主任听到何凡的问话,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解释说道。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他们都有办法,儿女们也都回来了!
    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?
    咱们都应该高兴才是!
    对了,还有就是以后四合院的事情,我是绝对不会再过问了,希望主任你能理解!”何凡看到这么大的麻烦,被他们自己解决了,真的很庆幸,四合院的事情是能不牵扯,绝对不牵扯的!
    “这个四合院买不到了,那你上次说的那个福利院的事情?”街道主任解释完了四合院的事情,看到何凡并不在意的样子,然后紧张的对何凡问道。
    看到街道主任关心起福利院的事情,何凡笑着保证说道,“我傻柱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!
    这个四合院买不到,再买其他的也一样。
    反正福利院我是肯定要办起来的!”
    听到何凡的保证,街道主任开心极了,感慨万千的说道,“要是做生意的都像傻柱你这样想,该有多好啊!
    我听说在隔壁街道也有一个三进的四合院,主人最近想要移民漂亮国,所以准备出售,要不你考虑一下?”
    “真的?那主任刚才就应该先说这事的,我当然想要接受了!
    这样再辛苦主任一趟,拿下了这个四合院,我就直接联系人开始装修,这样就能很快的把福利院开起来了!”听到街道主任的话,何凡开心的说道。
    “好!有你这句话就行!一点也不麻烦!
    我也想附近的孤儿能够多一个安全的家!”街道主任听到何凡的话,开心的说道。
    看着离开的街道主任,何凡才算是心里落下了一颗大石头。
    这样也挺好,下一次四合院再有任何屁事,街道主任就再也不会纠缠自己了!
    福利院的事情也有了眉目,看到街道主任的这幅心急的模样,知道她也很上心,所以接下来福利院的事情会一路绿灯的建立起来。
    ...
    阎解放和于丽一脸恭谨的伺候着自己的父母,就好像前几天到处躲避的人不是他们一样,于丽笑着对三大爷问道,“爸!刚才街道主任说傻柱想要买咱们家的房子,那么好的条件,你怎么也不答应啊?”
    阎解放听到媳妇于丽的话,和媳妇于丽对视了一眼,然后也故作疑惑的说道,“是啊,爸!傻柱给的条件确实很好的!”
    “你们啊!还是太年轻!
    不懂得如何审时度势!更不懂得算计!
    我今天就不说了,让你妈分析给你们听吧!”听到儿子阎解放和儿媳于丽对自己的疑问,阎蚌贵高傲的抬起头颅,然后对着两人说道。
    三大妈听到三大爷阎蚌贵对自己的吩咐,然后对着儿子和儿媳说道,“你们都叫何雨柱傻柱,其实他现在粘上毛比猴还精明!
    他肯定听说咱们这一片要拆迁了,才故意让街道主任出面买四合院的,这样还能卖咱们一个好大的人情!
    所以啊,你们还是太嫩,还要和你爸多学学什么是算计!”
    听到三大妈的话,于丽夫妇两人,都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,连忙恭维的说道,“还是爸会算计,差一点就上了傻柱的当!”
    三大爷阎蚌贵对于儿子儿媳的恭维,非常的受用,也忘记了前几天儿子和儿媳对他们的躲避。
    想起自己算计了一辈子,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把房子卖给傻柱?
    要知道傻柱现在的生意做的这么大,如果没有利益,他才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    ...
    二大爷家里同样讨论着这件事情,刘光福舔着脸对二大爷说道,“爸!要不趁着傻柱给的条件好,就把这房子卖给他吧!
    然后你和我妈在我们三兄弟之间,半年一轮流的生活!
    你看这样多好!”
    “哼!想什么呢?我啥也不说,我就问你一句,前院的三大爷同意卖房子了吗?”二大爷看到儿子刘光福比自己还愚蠢,就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。
    听到二大爷的话,刘光福有些脸色讪讪的说道,“三大爷也不同意!”
    “对啊!这不结了!
    三大爷可是咱们四合院最会算计的一个,只要他不愿意卖,肯定就有咱们不知道的利益!
    小子,你还太嫩,以后跟着老子学着点!”二大爷不客气的对眼前的两个儿子说道。
    二大妈看到二大爷如此对待儿子刘光福和刘光天,害怕再次把儿子们赶走,连忙打着圆场的说道,“孩子们还小,不懂的事情,你就耐心教呀!
    别又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!
    光福啊!你爸也是为了你们好,以后再遇到这种事,就想考虑考虑,别太心急做决定!
    这样省的以后吃亏!”
    “妈,我知道了!”刘光福听到二大妈的嘱咐,有些感觉尴尬的说道。
    ...
    秦淮如这几天难受坏了,每天都在担心着儿子棒更的事情。
    上次许大茂在四合院说的话,其实自己都是相信的,看来儿子棒更真的是被尤凤霞那个妖精蒙骗了。
    一大爷看着秦淮如一脸的愁眉苦脸,就劝着说道,“淮如啊!棒更都这么大了!有了自己的想法,你就别为他操心了!”
    听到一大爷的安慰,秦淮如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,旁边的贾张氏就气愤的质问一大爷说道,“你说的轻巧,感情不是你孙子,你当然不着急了!”
    听到贾张氏的质问,一大爷此时是非常的尴尬。
    秦淮如是多么精明的一个女人,当然看出了一大爷的尴尬,连忙对自己的婆婆贾张氏说道,“一大爷也是在好心劝咱们,咱们不能好赖不分啊!”
    听到自己儿媳妇秦淮如的话,贾张氏这才哑火,只是用一声“哼!”来回应。
    为了缓解尴尬,此时的一大爷是相当的卑微,强颜欢笑的说道,“昨天街道主任找到我,说柱子想买下咱们整个四合院。”
    “啊?傻柱要那么多房子干嘛?”秦淮如听到一大爷的话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说道。
    “我听街道主任说,柱子好像是要重新装修,然后开办一个儿童福利院,也就是孤儿院!”一大爷缓和了尴尬,然后就笑着解释说道。
    “这...傻柱为什么不在咱们四合院开办养老院?
    既然他想要买下整个四合院,正好我也一直想办一个幸福家园。
    这样一来就可以赡养咱们四合院的老人了,这不是正合适吗?!”秦淮如听到一大爷的解释,眼前一亮,然后想到了自己和一大爷的梦想,连忙惊喜的说道。
    听到秦淮如的话,后知后觉的一大爷这才反应过来,也是一脸惊喜的说道,“是啊!淮如!我怎么就没想到呢!
    柱子这么有钱!来办福利院和养老院对于他来说都没有区别。
    拿出一些钱,来赡养我们!也是他积德行善啊!”
    “不行!我现在就去找街道主任去!
    现在我的话,在柱子那里不管用了。
    这事只能街道主任出面才能解决了!”一大爷想到这里,激动的难以抑制,连忙起身说道。
    看到一大爷离开的身影,秦淮如叹了一口气,等到屋里就剩了自己和婆婆贾张氏两个人时,秦淮如才苦笑的对婆婆贾张氏说道,“妈!你怎么能那样让一大爷下不来台呢!
    万一把他也惹急了,不在让咱们家给他养老了!
    我们一家怎么办?棒更的房子又怎么办?”
    对于自己儿媳妇秦淮如的话,贾张氏不以为然的说道,“哼!离开了我们,他个老干葱还能靠谁?
    也就只有淮如你和棒更有这个善心了!”
    听到自己婆婆贾张氏的话,秦淮如很是无语。
    两人一起生活相处了这么多年,怎么婆婆还是一副不听劝的样子。
    不是骂这个就是怼那个的,一点没学到自己的变通。
    “一大爷有退休金,他如果把房子卖了,住在外面的养老院,你还能怎么办?”秦淮如看到的愚蠢和固执,苦笑的说道。
    听到秦淮如的这话贾张氏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心惊胆战的说道,“一大爷应该不会吧!”
    ...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