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合院战神的自我修养 - 第三十八章 警告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娄小娥在五星饭店工作了一天,看到时间来到了下午五六点,这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的想要回家找傻柱。
    就像是自己恋爱了一样的,非常渴望见到傻柱,一想到昨晚的疯狂,娄小娥就不自觉的浑身发热,办公室却再也待不住了。
    拿上自己的包包,就锁上了办公室,招呼上自己的司机,就来到了楼下停车场。
    司机正要帮娄小娥打开车门,突然从一旁窜出来一人,吓得娄小娥惊叫连连,司机也是何凡特意找来的退伍兵出身,早就一把抓住了眼前莫名其妙的家伙。
    司机周师傅看着这人人高马大的,以为是多厉害的脸色,抓到手里一感觉,就发现是一个样子货,“小子,老实一点!”
    “啊...好疼!娄小娥,快让他放开我!”
    听到眼前的家伙叫出自己的名字,娄小娥才灵魂未定的仔细打量了一眼,才发现原来是许大茂。
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
    周师傅,招呼几个保安,收拾这家伙一顿!
    然后找个大点的垃圾桶,头朝下的塞进去!”娄小娥看到了最令自己恶心的家伙,冷笑着说道。
    “好嘞!娄总!你就瞧好吧!”周师傅听到娄小娥的吩咐,连忙兴奋的说道,“嗨,过来几个人!”
    一旁的保安连忙呼啦啦的都跑了过来,看着眼前的保安们,周师傅笑着吩咐说道,“娄总说了,把这货好好打一顿!
    然后头朝下塞进垃圾桶里!
    记住,一定是要头朝下!知道了吗?”
    保安们听到周师傅的吩咐,连忙兴奋的异口同声的说道,“知道了,周师傅!”
    周师傅直接把自己手里浑身颤抖的许大茂,交给了保安们,就直接开车带着娄小娥离开了停车场。
    “不要啊!娄小娥,你不能这样对待我!
    不要...啊...”许大茂像个鸡仔一样被周师傅交给了保安们,恐惧的对娄小娥大喊着说道。
    直到第一拳落在自己的脸上,许大茂才体会到什么叫羊入虎口,自寻死路的道理。
    没等他感慨多久,像暴雨一样的拳头,就不停的落在他的身上,许大茂感觉自己浑身都要痛苦到散架一样。
    直到自己晕头转向的,被保安们塞进一个腥臭的垃圾桶内,许大茂才感觉自己缓了过来。
    这一刻,许大茂竟然庆幸垃圾桶对他自己的保护...
    “秦淮如!你阴我!看我怎么收拾你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许大茂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悔恨大喊大叫说道。
    人就是这么奇怪,许大茂看到娄小娥不好惹,只能把矛头对准始作俑者秦淮如,毕竟秦淮如相对娄小娥来说更好欺负一些。
    秦淮如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挑唆许大茂去骚扰娄小娥。
    娄小娥竟然一点也不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前夫许大茂,而是直接让人把他许大茂揍了一顿。
    更令秦淮如没想到的是,许大茂不敢再招惹娄小娥,连记恨娄小娥都没有胆量,而是把所有的怒火,全部转到了她秦淮如的身上。
    如果秦淮如想到自己会引火烧身,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的自作聪明。
    ...
    回到四合院,看到何凡刚把饭菜端上桌子,就笑着说道,“你们爷仨也不等我,就自己吃上饭了!”
    两个孩子看到了娄小娥,连忙开心的说道,“姨姨,看到你好开心哦!”
    娄小娥听到两个孩子的话,也是开心的不得了,连忙笑着说道,“还是两个小宝贝最好了,还知道见到姨姨开心呢!真是没有白疼你们两!”
    看到娄小娥话里有话的样子,何凡没好气的说道,“谁知道你会回来吃饭,要是你每天都回来,肯定做你的饭!
    再说,我们爷仨才开始,你就回来了,也不算晚!”
    “傻柱,你猜我今天遇到谁了?”娄小娥突然一脸神秘的对何凡说道。
    “谁?”何凡听到娄小娥的话,一边给娄小娥盛饭,一边疑惑的问道。
    接过何凡递过来的饭,娄小娥笑着解释说道,“早上在五星饭店门口,遇到了秦淮如和小当,是来找事的!
    下午下班,我却遇到了许大茂,结果被我让保安打了一顿,然后塞进了垃圾桶!
    哈哈,我今天干的事情,挺多的是吧!”
    听到娄小娥的解释,何凡冷笑的一声,不屑的说道,“很明显,秦淮如知道小当的想法,并且很支持!
    至于下午的许大茂,一定是受到了秦淮如的挑拨才来的。
    最近许大茂做生意亏了好多钱,肯定是来找你化缘的啊!”
    “嗯!你说的有道理!”听到何凡的分析,娄小娥想了想,然后赞同的说道。
    “我真搞不懂,秦淮如怎么可以亲自推自己的女儿进火坑?!
    难道钱在她眼里就是这么重要吗?”接着想到秦淮如和小当,娄小娥不可思议的感慨说道。
    “秦淮如眼里只有棒更,至于小当和槐花,也不能说不疼爱,只是为了棒更,都是可以牺牲的!
    其实,不只是秦淮如有这种想法,好多原生家庭不都是这种思维方式吗?
    一点也不稀奇!”听到娄小娥对秦淮如一家的感慨,何凡很不以为然,然后笑着说道。
    “别说她们的破事了,咱们赶紧吃饭吧!
    哈哈,再不吃就要被我的宝贝儿女们吃完了!”何凡突然对沉思的娄小娥笑着说道。
    俩个孩子听到爸爸的话,也开心的说道,“爸爸做的饭菜,太好吃了!
    你和姨姨多说些,我们吃我们的!你们不用操心的!”
    “哈哈,傻柱!你这两个孩子也太鬼灵精了!
    为了口吃的,这种点子都能想到!”娄小娥听到两个孩子的话,惊讶的哈哈大笑着说道。
    ...
    吃过饭,何凡去刷碗筷,娄小娥哄着两个孩子睡觉。
    等到何凡从厨房里出来,惊奇的发现两个孩子都睡下了。
    “可以啊!这才七点不到,孩子都被你哄睡了?”何凡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娄小娥说道。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,我也是带过孩子的,这点经验还是有的!”娄小娥听到何凡的惊叹,却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    只见娄小娥直接抱着何凡啃了起来,好大一会,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,何凡连忙说道,“我先去洗个澡!”
    娄小娥听到何凡要去洗澡,却阻止的说道,“我不要!我等不及了!我都想了你一整天了!”
    听到娄小娥的的话,何凡笑了笑,然后调侃的说道,“这不行啊!
    工作时间,尽想着这事!
    工作都不好好做了,看来要好好惩罚你一下了!”
    以下省略十万字...
    ...
    都说四十多岁的女人是如狼似虎的年龄,要不是何凡的体能经过了加持,还真不一定能够吃的消。
    看着沉沉睡去的娄小娥,再次把她抱到了她自己的房间,何凡才回到房间睡下。
    ...
    塞罕坝世界。
    植树造林的时间越来越近,先遣队的众人越来越匆忙,为了选一个好时机,何凡经常巡视各个气象观测点。
    看到同样在记录数据的阎祥利,何凡奇怪的没有看到他的小跟班季秀容,看到机会难得,何凡忍不住提醒的说道,“阎祥利,听说你最近就要调离塞罕坝了?”
    听到何凡的突然问话,却是自己极力隐藏的秘密,阎祥利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张口结舌的否认说道,“没...没有...没有的...事情!”
    看到阎祥利这幅模样,何凡不由得乐了,笑着说道,“别紧张!今天和你说这些,不是要妨碍你的前程!
    而是提醒你在走之前,一定要处理好季秀容的事情!”
    听到何凡的提醒,阎祥利直接懵逼的说道,“啊?我和季秀容没有什么关系的!”
    听到阎祥利,还是在极力否认,何凡冷笑一声,鄙视的说道,“这话说出来,你自己都不信吧?
    当初分配工作时,我就特意强调,你教季秀容学气象,季秀容帮你整理内务和洗衣服,不要参杂个人感情!
    可是我实在搞不懂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竟然还是和季秀容在感情上纠缠不清!”
    听到何凡的话,阎祥利脸色逐渐苍白起来,何凡看到阎祥利的表情,继续冷笑的说道,“你想怎么样,都可以!我是不会过问的!
    但是你在走之前,一定要和季秀容说清楚!
    要是你走了以后,季秀容像个疯婆子一样接受不了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!”
    “我以前是做什么的,你心里也有数!
    几个领导还是认识的,除非你跑到天涯海角,一点踪迹不漏,要不然我一定有能力让你后悔的!”
    听到何凡的话,阎祥利知道对方有这个能力,可是却很不理解的问道,“我看冯场长,和季秀容关系并不太好!
    实在没必要这样针对我吧!”
    “我是没有必要,我也确实不太想干涉你们!
    可是你的行为实在太下作,一个很简单的事情,偏偏被你搞得这么恶心!
    你如果不给她一个交代,我是看不过去的!
    话呢,我就说这么多!至于怎么选择,就看你自己了!”看到阎祥利无耻的样子,何凡懒得再搭理,直接说完,就离开了。
    看着何凡离开的背影,阎祥利心里是五味杂陈,其实自己根本不喜欢季秀容,也不想留在塞罕坝。
    可是对于季秀容对自己的表白,自己却不敢拒绝,就是担心拒绝了季秀容后,就没有人照顾自己的生活。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副场长会一直关注着自己的行为。
    自己的母亲到处托关系的想把自己调走塞罕坝,阎祥利自以为是一个秘密,原来眼前的副场长一直都知道。
    可笑的是自己还像一个猴子一样的自以为很隐秘。
    其实何凡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,只是原剧中阎祥利在没有和任何人打过招呼,就偷偷的离开塞罕坝,让等着结婚的季秀容一时接受不了,差点发了疯,真的是毫无必要!
    多简单一件事情,直接拒绝不就行了,就是担心季秀容不给自己整理内务和洗衣服,就隐瞒一切做了个“贱男”,真的很没有必要啊!
    ...
    ...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