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城月[出书版] - 分卷阅读7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过他打算先听听炽月的计画:“王爷此番回来,可是释怀了?”
    炽月瞪了他一眼,心想我要能释怀,还用来找你商量吗?
    他续了杯茶,有些难以启齿,思量再三,还是说了:“我数次登门拜访,他却坚拒不见,这边又催得紧,我就回来了。”
    人是回来了,心里还藏着事呢!岳承凛沉吟片刻,道:“你是当局者迷,那些情情爱爱的只会误人误己,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,你现在忘不了,只是因为新鲜罢了,过些时日,自然也就淡了。”
    他这番论调让炽月嗤之以鼻,也不知道是会欲爱不能欲忘不忍的,生生蹉跎了七年时光,弄得两头落空,连自己的心思都搞不清楚!
    岳承凛也无奈,炽月是个闲散亲王,就算整天谈些风花雪月也碍不着什么事,可他不行啊,他肩负朝廷重任,日理万机,怎么可能脑袋一热就去对人挖心挖肝?炽月跑来找他要对策,实是在缘木求鱼啊!
    他扭头看炽月身后的侍女,无奈道:“玉香,你家王爷钻牛角尖了,你来开解开解。”
    玉香听他们谈话,虽然不知道王爷遇到什么事,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,她本来就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,仗着炽月宠她,有时候也会没大没小,听岳承凛这么一说,当下小嘴一撇,道:“我不知道王爷看上了哪家的姑娘,我只知道寻常女子,若有意便投桃报李,若无意便还君明珠,这么不上不下地吊着人算怎么回事呢?难道仗着人家喜欢她就能这样糟蹋别人的心意不成?她就算是个天仙绝色,一群人捧着哄着,难道我们王爷这般的样貌、这样的身分,还会辱没了她不成?”
    炽月先是愕然,若有所思地看着满庭花木,沉默了许久,苦笑道:“可不就是个众星捧月的吗!我险些犯了和他一样的错误。”
    玉香的话提醒了他,他和朱锦a都是出身高贵、被人捧着长大的,心高气傲,容不得别人轻慢,觉得自己付出了,别人就得承情,从来不会放下身段求欢,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,束手束脚,瞻前顾后,生怕丢了那众人之上的体面与自尊。
    情场上,迟钝的人或有开窍的那天,骄傲的人却注定要走更多弯路,如果两个都是不肯让步的,时时端着架子,如临深履薄,那么一拍两散的结局不卜可知。
    朱锦a那样的人,一朝被压在身下,受的打击肯定不小,自己这个始作俑者为什么不迁就他一下呢?炽月思忖着,一个念头很快成形。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要见他一面,把两个人的心思坦率地说个明白,成与不成,都不留遗憾了,省得心里老有这件事堵着,像岳承凛一样不管不顾,一耗就是七年。
    下定决心之后,他动身离开虎堰,别人只当他回到封地泺宁,却不知这位王爷已轻装简从,快马越过边境线,去找朱锦a的晦气了。
    第十章
    “黎国怀宁王上书请见!”
    小太监上报的时候,朱锦a正在喝茶,当下把一口热茶喷了出来,宝瑞慌忙过来给他顺气,朱锦a咳了几声,满脸通红,不知道是呛的还是气的,喝道:“让他滚!”
    炽月拿出水滴石穿的精神,一天一表,洋洋洒洒情真意切,一手龙飞凤舞的行楷看得朱锦a时常击节赞叹,读完了又骂文辞轻佻言语放肆,照例压下不召见。
    炽月憋住气,一口气上了一个月奏表,上得朝臣间开始窃窃私语,不知道这个绝美倜傥的怀宁王哪里得罪了陛下,让皇帝每次看到他的奏表就肝火升腾。
    朱锦a觉察到朝堂上不同寻常的气氛,连最稳重的兵部尚书都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他,御史们也开始蠢蠢欲动,打算上书劝谏一下皇帝不要忘了身为君主该有的气度。
    他想了想,想出个折衷的法子,见是肯定不见的,天知道那个炽月安的什么心思,不过为了表现朝廷对贵宾的优厚,他派太监总管带了一堆赏赐送到炽月的行馆,还降下口谕,让怀宁王不必拘礼,在京中自便就是。
    炽月的耐心被磨完了,当天晚上,他换了一身夜行衣,掠入宫墙,躲过护卫,潜入了守卫森严的晨宫。
    朱锦a正好作了个有点难为情的梦,梦里他跟炽月在床上翻滚不休,不用说,皇帝陛下又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个。
    惊喘一声醒来,却发现有人坐在床边,明昕帝头皮一麻,先是以为有刺客,刚想喊却被人捂了嘴,一把按倒在床上。
    来人扯下蒙面布,眉眼俊丽,面如冠玉,展眉一笑间把人的呼吸都要夺去,却是朱锦a最不想看见的人!
    “你!”朱锦a扒下他的手,低声怒喝,“擅闯宫闱禁地,你这是找死!”
    “我是来找你的。”炽月笑得勾魂摄魄,欺身过来将他圈在怀中,柔声问:“想不想我?”
    朱锦a别过脸去,两腮红晕尽染,没好气地说:“朕不想看见你,识相的快点滚,不要让朕喊侍卫抓你!”
    炽月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,收紧了手臂,笑道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    朱锦a使出吃奶的劲推开他,抄起床头的画册砸了过去,炽月轻巧地躲开,被子一掀,衣衫不整的皇帝立马老实了,扯住被角,戒备地瞪着他。
    炽月俯下身去,看着对方惊怒交加的眼眸,轻声说:“朱锦a,我忘不了你,所以回来找你。”
    朱锦a不自在地挪挪身子,冷哼一声,道:“朕最后告诉你一遍,芝兰宫的事你最好快点忘个干净。”
    炽月没接他的茬,自顾自地说道:“四年前,我回来找过你。”
    朱锦a怔住了,呆呆地看着他:“四年前?”他怎么一点也不记得?
    炽月抚上他的脸颊,表情平淡,眼神却炙热得让他浑身发烫――
    “四年前我随王的接亲队伍入京,大婚当日被安置在王府客房中,本来想见你一面,却机缘巧合,让我听到几句不该听的话。”
    朱锦a回想当日的情景,玳王酒后真情流露,暗自垂泪,他就去安慰了几句,交谈间,似乎提到过炽月……坏了!
    他脑袋嗡的一声胀大了,虽然记不得具体说过什么,不过有一句他却是记得真切――
    “朕宠他,只是因为没有得到他。”
    朱锦a看着炽月乌云密布的脸,心中叫苦不迭,这厮果然是心存不轨来报复自己的,回想起那晚在芝兰宫的对话,真是句句机锋,可惜他那时被美色冲昏了头,竟然完全没有察觉。
    难道炽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,都是拜自己当日那一席话所赐?朱锦a后背开始发毛,更多的是后悔,如果他当时作戏作到底,没让炽月听了壁脚的话,今天面对的会不会是个情意缠绵百依百顺的美人,而不是这个绷着一张俊脸的讨债精?
    炽月微微一笑,道:“你不是一直想得到我吗?为何我送上门来,你却躲着不见?”
    朱锦a恼羞成怒,喝道:“你自己心知肚明!”
    他想要炽月,无非是想让他雌伏在自己身下,可不愿意被对方采去后庭花!
    炽月一手探入他半敞的中衣,手掌覆在心脏部位,道:“你当日说,不是任何人都值得付出真心的,我这次来就是想弄明白,我这样的人,值不值得你倾心以待。”
    朱锦a看着他的脸,脑袋开始发晕,心跳也越来越剧烈,身体还残留着方才春梦中的热度,在对方露骨的注视下更是燠热难当,他口干舌燥,像个丢盔弃甲的败将,拼命想守住最后一隅领土:“朕不明白,你对朕的无礼……可是恨意使然?”
    炽月灵巧的双手流连在他胸腹之间,卸去仅着的丝衣,双唇凑到他耳边,轻声道:“我不会对你无礼,我只是想把自己献给你。”虽然方法与朱锦a期待的不同。
    温热的气息让他脊背一路酥麻下去,最终软绵绵地瘫在床上,彻底缴械投降:“可是你……你……说朕望而生厌……”
    那语气带着嗔怒,活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,炽月腾出手来解去自己的衣服,赤裸的身体覆上他的,“是啊,我对你又是讨厌,又是喜欢,怎么也放不开手了。”
    这句表白让明昕帝理智尽失,他觉得自己心中某块地方被夺走了,低喘着,情不自禁地伸手揽住炽月的肩,抬头迎上对方火热的双唇。
    虽然对于被走后门这种事还有些排斥,可是身体的本能已在对方的挑逗之下尽数苏醒,不知羞耻地纠缠了上去,在龙床上张开双腿,让这个蛮横霸道的男人用无尽的热情淹没自己……
    +++++
    缠绵过后,朱锦a热汗淋漓,虚脱地靠在炽月怀里,喉咙胀痛,无力地喘息着,全身上下都沉浸在高潮过后的满足中。
    炽月拨弄着他散乱的头发,在他后颈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浅吻,朱锦a顺过气来,恼火地扭了几下腰,斥道:“把你那孽根拿出来!”
    炽月下巴垫在他肩上,耍起了无赖:“拿不出来,长在里面了。”
    “你!”明昕帝气得一阵头晕,反手朝炽月脸上打去,后者往他身后一躲,不情不愿地把发过的分身抽离,异物撤出身体的感觉让朱锦a赤红了脸,股间一片滑腻更是让他臊得无地自容。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方才还缠着我不放,现在倒忸怩起来了?”炽月语声带笑,在他耳边说些没羞没臊的情话,朱锦a已经没力气与他争执了,任由他把自己翻了个身,红肿的双唇再度被啃噬吮吻,榨尽他胸中最后一缕呼吸。
    一吻终了,朱锦a闭着眼睛,急喘不休,心快从腔子里跳出来,他平复了喘息,哆嗦着撑起上身,视线从炽月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挪到他健美修长的身体,眉头一皱,不解地问:“听闻你们皇族的刺青都在肩背上,你怎么刺在身前?”
    炽月转过身去,让他看自己后背密布的疤痕:“少年时曾不慎坠马,被拖过一片砂石地才获救,虽是皮肉伤,疤却消不掉了。”
    朱锦a惊诧地看着他结实的后背,肌肉线条虽然漂亮,后背却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疤痕,没有一片光滑的肌肤。
    这些伤疤若长在旁人身上也就罢了,留在这么个容颜绝世的没人身上,分外让人心疼,朱锦a神情有些黯然,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摸他的脸,喃喃道:“幸好伤的不是你这张脸……”
    炽月挑眉,一把将他拽到怀里,紧紧箍住腰身,问:“你看中的,难道就是我这张脸?”
    他的眼神相当吓人,朱锦a有些心虚地吞了吞口水,笑道:“你若不是生了一副好皮相,七年前就被当成刺客问斩了。”
    炽月呵呵低笑,对这个解释坦然接受,又问:“我听说当年我逃走后,有人为讨好你,弄了个容貌像我的少年侍寝,你却意兴阑珊,这又是为何?”
    “长得像你有什么用,他又不是你。”朱锦a懒得追问是谁向他多嘴的,反正以炽月的狡猾,晨宫都来去自如了,宫闱之中又岂有什么事能瞒住他?
    炽月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道:“长得像还不行吗?你看中的不就是这张脸吗?”
    朱锦a被问得哑口无言,才发现自己被绕了进去,看到炽月眼中掩饰不住的得意,他沉着脸,翻了个身拉起被子,闭上眼不理他。
    炽月一手搭在他腰上,柔声道:“a,你该想想,是什么让你对我如此纵容,弄明白了这个,才能给彼此一个交代。”
    朕才没有纵容你!朱锦a心中呐喊,可是两个人紧贴的身体让他没底气否认――若不是纵容,何以让一国之君受此大辱还被挑逗得乐在其中,完事后甚至不忍心把这个胆敢冒犯天威的人千刀万剐。
    朱锦a累得狠了,没力气再跟他耍嘴皮子,靠在炽月怀里舒舒服服地睡着了,入梦时迷迷糊糊地想到:这厮方才直呼他的名讳,而他竟然一点也不生气。
    +++++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朱锦a过得很是舒服,朝中无大事,各地纷纷报来秋粮丰收的好消息,几个儿子也聪敏好学,功课从来不用他操心,回到晨宫更是夜有佳人入帐来,颠龙倒凤好不快活。
    被炽月压倒的时候,明昕帝心里还是有些别扭,奈何身体不争气,嘴上还没来得及喝斥几句,身体就已经饥渴万分地迎了上去,如是再三,他也不挣扎了,摊开手脚,任由炽月尽心竭力地“伺候”他。
    “你到底喜欢朕哪一点?”云雨过后,朱锦a伏在炽月身上,累得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,“既然知道朕对你只是逢场作戏,怎么还会喜欢朕呢?”
    炽月抚着他的背脊,神情若有所思,道:“也许是少年时的错恋吧,毕竟是我第一次动真心,即使知道了你是什么样的人,到底是心有不甘,本来以为远隔千里,也就算了,这次随玳王入京,你偏偏百般挑逗,我只好顺水推舟。”
    说到最后已经带了几分笑,让明昕帝羞愤难言,想撑起身子,腰上一阵酸软又让他趴了回去,炽月体贴地揉着他的腰,又道:“四年前,我既得了你的教诲,变成今天这个样子,让你受用一点,也算不忘师恩。”
    越说越不正经,朱锦a听得咬牙切齿,若不是碍着身体不适,真要跳起来暴打他一顿。
    “何况,你丢开那些道貌岸然的时候也很可爱。”炽月笑嘻嘻地捏了一下他的龙臀,让朱锦a想起自己方才观音坐莲的丑态,恨得一口咬下去,在炽月肩上留下两排牙印。
    怎么就拿他一点辙也没有?舍不得打舍不得抓,连拒绝他的求欢都办不到,什么皇家气度帝王威仪,在他身下时抛得一干二净,连个渣都没剩。
    炽月看着他憋屈的脸,收敛了笑容,道:“对自己亲近的人何必拘谨,陛下不会怪我出言无状吧。”
    明明胆大包天,偏偏装出一副生怕龙颜震怒的惶恐模样,让朱锦a哭笑不得,用力在他身上磨牙,哼道:“你倒是不客气!”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炽月厚着脸皮,抱着明昕帝翻了个身,把他压在身下,“你还是快些习惯的好。”
    虽然朱锦a口口声声教玳王要学会去爱一个凡人,炽月却不认为他是一个合格的老师,一国之君早已惯于像喜欢某种称心合意的小玩意似的,高高在上地付出宠爱和怜惜,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由不得别人拒绝,更不能忍受对方主导,现在两个人这种关系,朱锦a心里别扭是难免的,对于炽月的占有和掠夺,他虽然无力抗拒,脑袋里还是觉得不能就这么被人牵着鼻子走。
    帝王的真心,可不是一般人承担得起的,即使是炽月这样貌若谪仙的美青年,也让朱锦a觉得付予真心是一件极端危险的事,他可以宠他爱他,可以容忍他的放肆,甚至可以放下尊严迎合他,唯独不能被他攫取了自己的感情,不能任由他把自己拖进那激流翻涌的爱欲漩涡中。
    普通人为爱癫狂,不过是闹得家宅不宁,一国之君要是为爱癫狂,就要酿倾城之祸了……一想到这个,朱锦a打了个哆嗦,决定不能再这么听之任之了,得想个法子让两个人的关系停留在可控制的范围内。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炽月不满他的失神,捏住他的下巴,缠缠绵绵地吻上来。
    朱锦a张开嘴承受他火热的唇舌,低声哼喃着,一颗心沉浸在暖融融的柔情蜜意中,微醺如醉。
    “朕在想……”他揽住炽月的脖子,在他唇边低语,“赏你个什么名分,好让你能安安分分地留在朕身边。”
    炽月笑了,舌尖轻舔过他的唇隙,哑声道:“我不要名分,我只要你。”
    朱锦a脑袋开始发昏,感觉到彼此欲火升腾,上面那人分身硬热如杵,自己湿漉漉的后穴也一张一缩地空虚难耐,便不矜持了,抬腿缠住炽月的腰,催促似的磨蹭了几下,贴着他耳畔低吟:“朕允了……”
    火热的欲望狠狠冲撞进来,明昕帝低吼出声,激狂的快感席卷而来,浑浑噩噩的大脑尚留一丝清明,一个念头隐隐成形。
    +++++
    “尚主?”炽月眯起眼睛,绷起一张俊脸,毫不客气地对一国之君甩脸色。
    某个夜里,当他心情愉悦地潜入晨宫扑倒皇帝时,朱锦a趁衣服还没被扒干净而理智尚存,急急忙忙地告诉他这个打算。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明昕帝没什么底气,“荣嘉长公主新寡,尚无子嗣,你做了驸马,便能名正言顺地长驻京中,与朕往来也不用遮遮掩掩了。”
    他想要炽月,可又不想要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炽月,于是干脆效法汉哀帝,让炽月娶个公主,肥水不流外人田,何况荣嘉长公主年逾三十,姿色平凡,不用担心炽月会移情于她而冷落了自己,人前做驸马,人后继续与他厮混,一举两得,这法子让朱锦a都觉得妙不可言。
    他以为炽月会欣然接受他的好主意,没想到对方停了手上的动作,神情古怪地看着他,语气淡然,夹着些许不耐:“我可不想当你的姐夫。”
    “这不是为了长远打算嘛!”朱锦a讨了个没趣,也有些怏怏的,“你做了驸马,就算不回黎国也能一生荣华富贵,况且朕不会亏待你。”
    炽月眉头一皱,听出他的弦外之音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放弃怀宁王的身分,拴在你家公主的裙子后面过一生?”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!”朱锦a不满地斥道,“尚主是何等荣宠,多少人求之不得的,你别不知好歹,辜负了朕一片苦心。”
    炽月冷笑,道:“你这般算计,是怕我赖上你,还是怕我离开你?”
    朱锦a说不出来,老实说这两个都是他忧虑的,一方面担心炽月缠他太紧,另一方面又担心炽月情淡意薄抽腿走人。
    炽月看着他闪烁不定的眼神,一甩手,道:“说到底,你不过是想要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傀儡,我劝陛下养条狗罢了!”
    “放肆!”朱锦a何曾这样被人抹过面子?当下也火大,“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朕,难道你连这点要求都办不到?你的”喜欢“未免也太轻薄了些!”
    炽月闻言一怔,随即放声大笑,笑得他心里直发毛,把更多斥责的话收了回去。炽月笑够了,站起身来,语气森然冷冽:“既然陛下嫌弃,小王便收了这份爱恋之心,还陛下一个清静,告辞!”
    “你!”朱锦a看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,怒道:“薄情寡义、狼心狗肺的东西!有本事你一辈子别来找朕!”
    第二天,炽月没来,朱锦a烦躁地在室内踱来踱去,有点后悔昨天晚上口不择言,可是转而一想,炽月说的那叫人话吗?让他怎能不火冒三丈!
    第三天,炽月没来,朱锦a躺在床上,心中一股无名火堵得他呼吸都不畅,向来只有别人向他邀宠献媚的,炽月竟然敢跟他摆架子,真是不识抬举!
    第四天,炽月还是没来,朱锦a翻来覆去,把被子卷成一团,焦躁中又有几分恐慌,一边骂炽月小肚鸡肠,一边暗中担心对方是不是真的厌弃了自己。
    堂堂一国之君,为些风月之事愁肠百结,实在不像话,朱锦a思来想去,决定快刀斩乱麻,豁出去逼炽月一回,他既然爱自己,必肯妥协的。
    于是他亲拟圣旨,派人去怀宁王的行馆传旨下诏,赏赐了府邸一座及无数奇珍异宝,命他尚主。
    这是喜事,跑一趟腿必获丰厚打赏,传旨的人欢欣鼓舞地去了,半晌之后灰头土脸地回宫,哆哆嗦嗦地跪在阶前,带着哭腔说怀宁王蔑视天威公然抗旨,还命手下把他们这些人轰了出去,丢脸丢到了大街上。
    明昕帝倒吸一口凉气,一拳捶在御案上,脸色愠怒,心里直发慌。
    完了!炽月是真的被惹火了,朱锦a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气成这样,明明是可以皆大欢喜的事情,偏叫他闹得大家都下不了台。
    生气归生气,理智还没跑光,朱锦a一拍桌子,喝道:“宣他入宫面圣!”
    那天晚上他脾气急躁了些,还是召他入宫来,向他陈明利害,大不了再劝一劝哄一哄,又不是什么干系江山社稷的大事,炽月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的。
    小太监战战兢兢地走了,这次回来得更快,哭丧着脸报道:“启禀陛下,那怀宁王已带人从东城门出城去了!”
    明昕帝脑袋嗡嗡直响,瘫坐在龙椅上,额角开始一抽一抽地痛,尖锐而绵长,一直痛到胸口去,像是整颗心被人攥住似的,痛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宝瑞看着皇帝煞白的脸色,挥退了传旨的太监,小心翼翼地凑过来,低声问:“陛下,要不要派人去追?”
    朱锦a呆呆地看着他,半晌才回过神来,神情怅然若失,叹了口气,道:“罢了,走了也好。”
    炽月不告而别,让明昕帝着实恼火了许久,更加认定炽月是个自私自负的小人,同时庆幸自己还没陷得太深就发现了他的真面目,既摆脱了恶棍纠缠,又保住了君王的体面。
    虽然这样安慰自己,心里还是免不了会难受,只不过朱锦a一面不承认自己难过,一面敏感地对任何让他觉得流露出同情之态的人甩脸色发脾气,弄得满朝文武、三宫六院一片风声鹤唳,人人自危,生怕不自知地踩了陛下的痛脚。
    秋去冬来,因为朱锦a情绪低落,这个年也过得没滋没味,宫里摆了几天戏,尽管小丑弄臣使出浑身解数插科打诨逗君王开心,朱锦a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。
    连看到玳王时,也有了几分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的悲悯之态,对群臣严厉之余唯独对他和颜悦色,弄得后者摸不着头脑,找宝瑞打听了一回,才从小太监吞吞吐吐的言辞中听出个前因后果,不由得大惊失色,再看皇兄愁眉不展,心一横,想出个重症须下猛药的主意。
    开春了,明昕帝的脸色还是乌云密布,没几天放晴过,这时玳王来见,闲谈间无意提起,那黎国的怀宁王似乎要娶妃了。
    朱锦a脸色一变,借着喝茶的动作掩去眼中的怒意,装做若无其事,问:“怀宁王天人之姿,不知看上了什么样的女子。”
    朱锦纹掩口咳了一声,笑道:“说也奇怪,怀宁王那样的身分地位,竟挑了个蓬门荜户的女子,门不当户不对的,实在有失体统,臣弟觉得,他怕是被那女子迷昏头了。”
    朱锦a端着茶杯的手颤个不停,越听越急越听越气,最后“纭钡囊簧把茶杯扣在桌上,怒道:“岂有此理!”
    朕的长公主他不要,去娶一个平民女子!口口声声说爱朕,回去就被别人迷昏了头!这等出尔反尔、晨秦暮楚的行径,真能把人活活气死!
    明昕帝觉得自尊受到了严重侮辱,他不能忍受曾经热情如火的枕边人短短几天就琵琶别抱,不能忍受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夺走,更不能忍受自己竟对那无耻之徒耿耿于怀、念念不忘!
    这股火气憋在胸口,吐不出咽不下的,让他寝食难安,眼看朝中无大事,朱锦a便对外称病不上朝,微服简从,带着玳王及一队武艺高强的近身死卫,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宫门,不惜千里奔波,去找炽月兴师问罪了。
    到黎国的时候,正赶上一年一度的玉甄花节,大街小巷开满了娇艳玲珑的花朵,清香扑鼻,朱锦a顾不上欣赏,命一行人直扑泺宁,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他的婚礼泡汤。
    想娶妃?朕不允,你等下辈子吧!
    到达泺宁城,因住客栈太显眼,朱锦a便买了一处清幽雅致的院落安置下来,命人出去打听了一番,当地人却没听说他们王爷要娶妻的消息,一问三不知,又说:“你们是外地人吧?玉甄花节本来就是供年轻男女倾诉情意的,节后共结连理的不计其数,我们王爷也会出府与民同乐,说不定会在节上选个意中人呢!”
    卫士把探听到的消息报了回来,朱景a不禁纳闷,传说中那个把怀宁王迷得颠三倒四的平民女子在哪里?怎么一点眉目也没有?再查!
    他心里烦闷忐忑,时常发脾气,手下的人也不好过,朱锦纹见他这样,便劝他出去散散心,玉甄花节期间泺宁要摆半个月花灯,夜市上逗趣耍乐的玩意儿应有尽有,难得微服出来,不必像在宫里那样被管手管脚,正当趁此机会去玩乐一番。
    朱锦a点点头,换了一身素色春衫,整个人显得俊雅风流,走在街上分外引人注目。
    十几名暗卫分散在人群中,时刻注意君王的安全,夜市上人很多,时有挎着花篮的少女在人群中穿梭,把一串串洁白的花朵抛向行人,街边花灯璀璨,光影浮动,道路两旁摆开了摊子,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,处处是欢声笑语,一片喜乐祥和。
    朱锦a心不在焉地看着形态各异的花灯,走走停停,身在异国他乡,虽然没有前呼后拥的排场,倒能享受寻常人的生活意趣,看着那些面带笑容,拿着花朵闲逛的人们,胸中一口浊气呼出,竟开怀了许多。
    寻常人谈情说爱,与他必是不同的吧,看那情投意合的男男女女,手拉着手肩并着肩,时而絮絮私语,时而相视一笑,眉梢眼角都是甜蜜,看向彼此的目光有恋慕、有宠溺、有欣赏、有娇嗔,却唯独没有居高临下的恩赐。
    或许他……一开始就错了,然而错得太久,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像平常人那样去爱一个人。
    当对方的身家性命前途荣耀都仰他赐予的时候,当对方放低身段拼命讨好他的时候,当对方的喜怒哀乐皆为他所掌控的时候,即使有情,也如浮光掠影一般,新鲜劲过了也就算了,怎会让君王发自内心地尊重爱惜?
    朱锦a意兴索然地看着熙来攘往的人流,突然觉得疲惫不堪,这辈子,他怕是没有机会去爱一个凡人了。炽月走了,自己本应把他抓回去的,可是在凡人那卑微而胆怯的思想中,爱一个人,理应为他付出一切,却不应贪得无厌地索求回报,更不能以爱为名,将他束缚在自己身边。
    朱锦a有自己的骄傲,他绝不可能不求回报地付出,但是,他可以选择放手,让他喜欢的人自由。
    平生首次,他不再只想着自己,如果炽月不愿意留在他身边,那就让他走吧,他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,虽然总教导别人不能轻易付出真心,却不知自己的情意已在不知不觉之间输了个一干二净,连翻盘的本钱都没有。
    思绪千回百转,朱锦a轻轻闭上眼睛,不让眼眶中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,心中虽有遗憾,却是如释重负般轻松。
    如果早一点知道该怎么爱一个凡人,朕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份情……
    可惜,一切都太晚了。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打算命手下准备启程回国,突然一串花朵被抛到他胸前,朱锦a愕然抬头,眼神一片恍惚,再也挪不开视线。
    只见一人,华服锦衣,朱颜玉貌,负手立在灯前,微微一笑,令满街灯火都失了颜色。
    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?
    朱锦a整个人都僵住了,一步也迈不开,痴痴地望着那个让他又爱又恨、梦萦魂牵的人。
    两个人当街而立,大眼瞪小眼,引来众人侧目,特别是其中一位是他们尊仰敬重的怀宁王。
    炽月见他还在发呆,当机立断揽住朱锦a的腰,把人塞到身后的马车里,放下车帘,一把抱住,皱眉道:“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。”
    在他强健有力的臂弯中,朱锦a终于回过神来,脸一红,期期艾艾地说:“朕……朕……听说你要娶妃……”
    “哦?”炽月先是狐疑,然后笑得犹如偷到腥的猫,“于是你亲自来阻止我?”
    朱锦a羞恼地扭过脸去,嘴硬道:“朕才懒得管你!”
    炽月低下头,饶有兴致地与他调情,双唇在他颈间流连不去,激起一阵阵欢愉的颤,朱锦a闭着眼,抓着他的衣袖,颤声问:“你还在生朕的气吗?”
    炽月没有回答,把话题带了过去:“陛下,你甩开侍卫在街上闲逛,不怕遇到危险吗?”
    朱锦a着迷地看着他的俊脸,低喃道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    炽月噗嗤一声笑了,伸手在他衣襟内乱摸一通,摸出一只金铸的小哨子,挑起眉眼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