倾城月[出书版] - 分卷阅读8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问:“你是不是打算危急时刻吹这个让人救驾?”
    朱锦a悻悻地闭上嘴,这鬼精灵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!
    炽月把哨子扯下来丢到一边,叹道:“既见了我,这东西也就用不着了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    朱锦a一听这话,气不打一处来,咬牙道:“你害得朕还不够惨吗?”
    炽月把他放倒在坐垫上,和身压住,鼻尖抵着鼻尖,问:“陛下,我让你想的事,你想明白了吗?”
    朱锦a虽然受不了他这种总喜欢泰山压顶的坏习惯,挣了两下挣不开,也就由他去了,闷声闷气地答道:“朕纵容你,是因为朕喜欢你。”
    他以为袒露心迹会担很大的风险,然而话一出口,心中却一片松快,让他脸色也和缓了不少,又道:“朕喜欢一个人的方法,就是一赏再赏,赏到朕烦腻为止,可是你却什么也不要,让朕无所适从,大伤脑筋。”
    “这些天来,朕也想明白了,朕生在皇家,天生睥睨众生,何曾对凡人动过心?你既不受赏,朕也不勉强你了,随你想要什么便是什么吧。”
    “四年前,是朕负了你,如今你弃朕而去,也算一报还一报,朕无话可说,今后要娶妻纳妾都由你自己作主吧,朕只送你四个字:好自为之。”
    越说越怨,到最后简直是咬牙切齿,炽月却听得眉开眼笑,柔声哄道:“你听了谁的小道消息说我要娶妻的?”
    “没有吗?”朱锦a张开嘴巴,脸红得更厉害了,难道那只是流言?
    炽月抚上他的脸,笑道:“能听你这一番话,纵死也无憾了,不过陛下有一言差矣,我不是什么都不要,我要的东西,一直只有一个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朱锦a的眼皮开始跳,戒备地看着他。
    炽月又用那种露骨的眼神看他:“你。”
    朱锦a腿软了,像不能承受似的闭上眼睛,低声喘息着,心中一阵狂喜涌上,每一寸皮肤都变得燠热难当,身体蠢蠢欲动,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交给他。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睁开眼对上炽月深情款款的眼神,不由得心醉神迷,满腔爱意呼之欲出,低声道:“朕允了。”
    炽月大笑,拍拍车壁,马车开始缓缓前行,朱锦a压低声音,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:“你别在车里动手动脚!”
    “a,四年前你教过我,如今我再来教你,如何?”
    “教我什么?”
    “教你怎么去爱一个人。”
    “好……唔,你在摸哪里!?”
    “多日不见,这身子怕是旷得很了,让我来伺候你吧。”
    “胡、胡说!快住手,住手……啊……”
    车内渐渐没了声音,月光皎洁,灯市如昼,车轮碾过一地落花,轻快地朝怀宁王府驶去。
    ――《完》
    ◎欲知沈英持与夜弦的故事请看s982《夜断弦》。
    番外 e冂w
    院中的枫叶渐渐染上浓醉的殷红,在秋风中摇曳,绚丽的色彩让人不禁失神,连送到唇边的美酒都忘记品尝。
    也只有中原才能看到这样深秋的美景吧,在他的家乡,这个时节早已飘起雪花了。
    岳承凛有些恍惚,看着一片飘落到房内的枫叶出神。
    寓居于此,有一年了吧?从一开始坐困愁城到现在伺机而动,他自己都没料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意外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    身边传来一声低腻的呻吟,岳承凛放下酒樽,手指轻撩对方散落在枕上的长发,脸上的表情从无动于衷的冷漠转成缠绵缱绻的温柔,低声道:“醒了?”
    趴卧在他身侧的男子翻了个身,抬手轻扯下他身披的薄衫,手指眷恋地滑过他结实的腰背,轻抚过他左臂上的老虎刺青,低喃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    “不久,现在才傍晚而已。”岳承凛撩开锦被,揉抚对方柔韧的腰部,男子似乎很受用,双眼半开半合,红肿的双唇逸出满足的叹息。
    这一座宅子在繁华似锦的都城并不显眼,朱门高墙,红砖碧瓦,楼阁掩映在满院的红枫中,朴实无华,比起官宦人家的豪门广厦自是差了一截,两扇朱漆大门很少打开,过往的行人也不会留意主人的身分,顶多猜测这是一户不愁衣食的殷实人家罢了。
    没有人想得到这里会是黎国使节常驻京中的宅院,更没人想到此刻躺在岳承凛床上的,竟是当今圣上的一母同胞、最受皇帝宠信的玳王朱锦纹。
    他一身慵懒地舒展了四肢,即使不着寸缕地裸裎在岳承凛面前也不觉尴尬,毕竟,这场面对彼此来说早就习以为常。
    朱锦纹白皙俊逸的脸庞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沉迷,肩头胸膛散落着深深浅浅的吻痕,这个身居显要,被文武百官竞相巴结的尊贵男人,这时像一只驯顺的小羊一样偎在他身边,任他为所欲为。
    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,朱锦纹撑起上身,眼神有些埋怨,闷闷不乐地问:“你这些日子怎么没去找我?连打发小厮送个信都不肯?”
    “有多久了?”岳承凛装出讶异的神色,道:“我怎么记得上一次分别还没有几天。”
    “十六天。”朱锦纹扭过脸去,眉头紧锁,“你若有什么烦恼,对我说就是,不要这样不冷不热地吊着我。”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岳承凛有些恼火地低下头,“秋风渐冷,该是调养的时间,我怕你身子受不住,才一直克制着没去找你,你怎么反倒误会我一片真心?”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玳王一时语塞,神情有些将信将疑的迷茫,岳承凛顺势封住他的唇,辗转纠缠,壮硕的身子也覆了上去。
    朱锦纹被他吻得意乱情迷,双臂环上他的颈项,浑身发热,低喘着闭上眼睛。
    双手在他身上肆意游移,岳承凛满意地欣赏身下之人欲火焚身的样子,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讥诮,很快湮没在款款柔情中,他在朱锦纹耳边低诉一些缠绵情话,挑逗得对方更加浑然忘我,在他怀里化成一汪春水,毫无戒备地摊开了身体。
    岳承凛喉头发紧,把其他杂念都抛到脑后,以一种小别胜新婚的狂野热情放纵了自己的欲望,和尊贵的玳王共赴巫山云雨。
    起风了,窗外的枝叶婆娑摇曳,沙沙作响,房内回荡着细碎的呻吟,宛如低泣,分外地撩人,让岳承凛一向冷静的头脑也情不自禁地狂乱起来,他皱着眉头,以一种泄愤似的粗蛮,低头咬住朱锦纹的颈项。
    这样高贵尊荣,不可一世的男人,在他身下也不过是个扭动着腰臀承欢献媚的傻瓜罢了。
    “啊!”朱锦纹吃痛地低叫一声,眼中含泪,痴痴迷迷地看着他,岳承凛百般怜惜地轻舔那渗出血丝的牙印,在他耳边低喃:“我想你想得快疯了,你若再不来,今夜我非去王府找你不可。”
    朱锦纹轻哼一声,被他的甜言蜜语哄得心醉神迷,被他调教出来的身子更加轻浮淫乱,紧紧地缠着他不放。
    就这样在帷帐之中纠缠到掌灯时分,终于满足了彼此的欲望,两个人仍然舍不得分开,搂在一起情话绵绵。
    “后天我想去俞林苑打猎,你能陪我去吗?”朱锦纹枕在他肩上,声音低哑诱人,带着不经意的挑逗。
    岳承凛垂下眼帘,无奈地摇头,说:“黎国今岁的贡赋明天就要运抵京城了,接下来的几日我都无法抽出身来。”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朱锦纹身体僵了一下,神态有些尴尬,偷瞄了他一眼,视线又转到他手臂上的刺青,声音更低了:“那你忙吧……若有需要我的地方,但说无妨。”
    “好,等忙完这阵子,我会好好补偿你。”岳承凛搂紧他的腰,让他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下来,朱锦纹抬头看着他端正俊朗的面容,胸口又是一阵阵发热。
    黎国有个习俗,贵族男子在成年的时候要在身上刺一头猛虎图案,从肩背到腰腹任意什么地方,身分越尊贵,刺青的位置就离心脏越近。
    而这个以虎为尊的国家,在三年前的战役中向他们败北称臣,皇太子阵亡沙场,以每岁贡赋的条件换来一时太平,岳承凛身为黎国丞相,一年前被派至中原,经过一番天衣无缝的计画,结识了玳王朱锦纹。
    他也许是世上最让人羡慕的男人了,身上的皇族血统保他一世荣华,本身又没有争权夺势的野心,平时总喜欢摆弄些机关木器,也时常涉足风雅之地与美人们饮酒对诗,一辈子花团锦簇,风流快活,不知忧愁为何物。
    在他身上,岳承凛颇费了不少心思,这几乎是个毫无破绽的人,难以贿赂,无欲无求,除了被养尊处优的生活娇惯得心高气傲之外,完全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。
    不过,在悉心接触之后,他敏锐地发现这个玳王城府并不深,也几乎不隐藏自己的喜憎,很容易让人看穿心里在想什么。
    沉迷于享乐的人是没多少心眼的,岳承凛看中了这一点,把他的脾气摸了个通透,费尽心思地投其所好,很快就成了朱锦纹推心置腹的知己。
    他们比肩同游,从青山绿水到舞榭歌台,朱锦纹对他信任益深,无话不谈,甚至忘了彼此的身分,时常同榻抵足而眠,亲密如兄弟一般。
    岳承凛并没有把他们的关系止步于知己,在熟络之后,他刻意对朱锦纹表现出追求之意,用一种刻骨深情又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态度对待他,朱锦纹虽然流连花丛许久,却头一遭被一个男子痴缠,一时方寸大乱,无措之时被他趁虚而入,在一场酣醉以及半推半就的迟疑之下,两个人从挚友变成情人。
    可怜的玳王就这么陷了下去,一方面是岳承凛的百般柔情将他哄得晕头转向,另一方面则是从未体验过的放纵欢乐让他欲罢不能。
    越是矜持的人,被攻陷之后就越是百依百顺,沉浸在这种新奇又刺激的情感中,玳王早把身为王爷的架子抛到九霄云外,在岳承凛使出欲擒故纵的手段,突然冷落他十几天后,朱锦纹终于忍不住,主动跑到这里来找他。
    看着这个对他已然死心塌地的男人,岳承凛不是没有征服的快感,然而在随意摆布对方的时候,他常常产生一种自觉都无法控制的焦躁,积堵在心中,不知该如何纾解。
    他一向是个冷静而理智的人,自信绝不会对这个棋子产生多余的情感,而朱锦纹在床上的万种风情很容易撩起他的欲火,使他这份虚伪的热情没有露出过一点马脚。
    也许在知道真相之后,这个总是被众星捧月的男人会恨他入骨吧……岳承凛淡淡地笑,伸手扶他坐起,说:“我叫下人准备热水,清洗一下,晚膳之后我陪你去朱翠楼听曲怎么样?”
    “好。”一点甜头就哄得朱锦纹心花怒放,在他的殷勤服侍之下起床梳洗,收拾整齐,然后亲亲昵昵地共进晚膳,等到月上梢头,岳承凛叫人备好马车,与朱锦纹一起去烟花之地寻欢作乐。
    朱锦纹不是没有提防过他,开始时也曾频频试探,只是这个没什么心机的人怎么斗得过有备而来的老狐狸?岳承凛无论何时都表现得无懈可击,让玳王殿下是真正相信了这个男人正深刻地爱着自己。
    骗人并不是一件难事,岳承凛一遍一遍地暗示自己爱着朱锦纹,温柔体贴,什么都肯为他做,连他自己都快被这重复的谎言骗过了,何况正沉浸在热恋中的朱锦纹呢?
    他细心地给对方加了几个软垫,揽住他的肩膀,窗子的软帘被夜风吹起,院内的树枝探出墙外,猩红的枫叶染上银白色的月光,闪动着清冷的光泽,就像一团冰冷的火焰,终究会冻结一切渴望热情的真心。
    ++++++
    远远地看着明昕帝被炽月带走,朱锦纹松了一口气,无心赏灯,转身登上马车,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,沉声道:“回府。”
    马车纹丝不动,他以为是被行人堵住了,也不催促,往后一靠,开始闭目养神。
    满城花香,芬芳扑鼻,那清新甜美的香气让人阴郁的心也跟着温暖起来,多日来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,他有些昏昏欲睡了,马车怎么还不动?
    “侍卫,回府!”朱锦纹等得不耐烦了,可是任他怎么喊,外面的人像死了一样,不仅马车不动,连个应声的都没有。
    朱锦纹心生狐疑,一把撩开车帘: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蓦地对上一双幽深难测的眼眸,那人的面容他再熟悉不过,却也再陌生不过,熟悉得仿佛一刻也不曾分开,陌生得恍如隔世。
    玳王一阵心惊,脸上血色尽失,正要退回车里,那人却一把抓住车帘,笑道:“四年不见,你还是老样子。”
    他是什么意思?嘲笑自己的仓皇无措吗?朱锦纹恨得咬牙,眯起眼睛,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:“岳丞相,别来无恙?”他不在国都虎堰,跑到泺宁干什么?
    岳承凛对车夫叮嘱了几句,然后也不问问玳王的意愿,径自上了马车,往他身边一坐,道:“在此偶遇,真是三生之幸,怎么也要让我略尽地主之谊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马车突然跑起来,朱锦纹一下没防备差点栽过去,还是岳承凛扶住他的后背,被对方碰触的感觉让他浑身发毛,赶紧坐端正,扭脸瞪他,问:“你要带本王去哪里?”
    岳承凛眼中漾起温柔的笑意,道:“贵客莅临,可愿屈尊到舍下小住?”
    “你在泺宁也有宅邸?”朱锦纹眯起眼,不对,不能让他牵着鼻子走,当下斩钉截铁地拒绝,“用不着!我明日就要启程回国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们皇帝怕是要滞留几日,你何必急着动身?”岳承凛一句话戳破他的借口,让朱锦纹脸上挂不住,绷着一张俊脸,正襟危坐,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。
    岳承凛见他这么戒备自己,低声一叹,问:“明昕帝来泺宁,是你安排的?”
    朱锦纹皱着眉,不想理他但是又不愿失了礼数,只得不情不愿地答道:“只是推波助澜罢了,陛下若没那打算,旁人再计划也没用。”
    炽月要娶妃的消息八成也是他编造的了,虽是欺君之罪,相信被爱情滋润的朱锦a不会太过追究,岳承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问: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朱锦纹沉吟许久,道:“怀宁王情真意切,皇兄也并非无动于衷,彼此错过未免遗憾。”
    皇兄总说身在帝王家不能轻易对凡人动情,他又怎知寻常人爱上一个帝王的艰辛?饶是再骄傲的人,在皇帝面前都得小心翼翼,曲意逢迎,畏惧当前,岂能恣意去爱?
    只有炽月这个不顾一切的疯子,抛开身分地位,无视皇权赫,以掠夺之姿闯入朱锦a的生命中,把他逼到角落,用狂热的情潮淹没他,逼得他不得不敞开心扉,把一颗从未有人撷取的真心交到对方手上。
    这样的感觉,他也曾经体会,那是种义无反顾的决绝,理智尽失,就算前方是万丈深渊也敢纵身一跳,能得心上人一顾,即使摔得粉身碎骨也甘之如饴。
    爱上一个人是多么危险的事,只是皇兄比他幸运许多,炽月性子虽顽劣,却是一片挚诚,得此人相伴,当不枉此生。
    “炽月,他值得。”朱锦纹想起方才那两人当街而立时的波澜暗涌,不禁微微一笑,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    这话说得有些情不自禁,说完他就后悔了,特别是对上岳承凛深沉的目光之后,朱锦纹更是窘得想从车窗跳出去。
    好端端的,怎么会冒出这句弃妇诗,显得自己对他念念不忘似的!
    岳承凛没错过他一闪而过的困窘之色,这玳王还是像以前那样不会掩饰,有什么情绪都显示在脸上。
    不过,又有什么不一样了,比起七年前的意气风发,比起四年前的战战兢兢,现在的他虽单纯仍在,却不再那么轻信别人了,有了几分沉静内敛的气度。
    怪谁呢?如果不是遇到自己这个负心人,尊贵的玳王殿下应该还是心无旁骛地享受着众星捧月的荣华吧,何须知道人心险恶?
    岳承凛神情有些黯然,伸手覆上朱锦纹的手背,道:“今时新识人,知君旧时好。”
    朱锦纹浑身一震,屏住气息,装做若无其事地拂开他的手,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,道:“不说这些了,怪肉麻的。”
    彼此虽未老,这颗心却已禁不起再一次跌落尘埃,况且两次栽在同一个人手上?玳王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愚蠢。
    岳承凛也不勉强,叹道:“与你分开后便对情爱之事没了兴致,有上门提亲的也被我打发了,不知为何,听人说哪家姑娘宜室宜家的时候,总是想起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。”
    朱锦纹胸口一堵,呼吸都滞塞起来,他绽开一抹嘲讽的笑,道:“是啊,把堂堂玳王像个傻子似的玩弄于股掌之间,每每想起总是很得意吧?”
    “不。”岳承凛丝毫未被他的嘲讽所激怒,反而流露出迷茫之色,低喃道:“想到你的时候,这里很难受。”他拉住玳王的手,指向自己胸口,朱锦纹先是一惊,随即像被烫到似的缩回手去,双目圆睁,惊惧交加地看着他。
    他这副惊弓之鸟的样子让岳承凛心疼不已,忍不住欺身过去,几近恭敬虔诚地轻吻他微张的嘴唇,蜻蜓点水,轻声道:“对不起。”
    朱锦纹眼眶一热,扭过脸去,无声地拒绝了更多的亲昵。
    他不想要这个吻,但是这句话,他等了整整七年。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他平复了胸中激流涌动,哑声道:“我不会原谅你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岳承凛带着讨好的笑容,声音低柔醉人,“如果原谅之后就是忘却的话,我宁愿你一生对我恨意难平。”
    “你!”朱锦纹恼火地瞪着他,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,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带给别人多少伤害吗?
    定了定神,他冷冷地说:“如今两国交好,我已经没什么值得你图谋的了,你又何必在我身上花费心思?”
    “谁说没有?”岳承凛微微一笑,温热的唇几乎贴上他的耳畔,“我要你。”
    朱锦纹猛地向后退,后脑勺猛地撞上车板,哎呀一声,疼得眼冒金星,一室让人窒息的暧昧全化为乌有,岳承凛忙把他揽到怀中,轻揉他的后脑,确定并无大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,低笑道:“我又不是洪水猛兽,至于把你吓成这样?”
    朱锦纹光顾着嘶嘶呼痛了,倒没注意被他抱了个满怀,等到马车停稳,车夫在外面毕恭毕敬地说流云山庄到了时,朱锦纹才猛地回过神来,一把推开岳承凛,狠瞪了他一眼,低斥道:“休得胡言乱语!本王有什么好怕的?”
    脸上装得越是淡泊,心里就越是纷乱如麻,猜不透岳承凛想做什么,吃一堑长一智,无论他有没有图谋,自己都不敢再相信他了。
    流云山庄是岳承凛在泺宁的产业,建在城郊,占地广阔,格局大气,特别是院后整整一座山头栽满了玉甄花,如今正是花期,满目繁华,真如云霞遍地,亭台楼阁掩映其中,在月光下罩着一层氤氲白雾,静谧幽深,花香弥野,让朱锦纹这样满怀心事的人看了都忍不住赞一声神仙府地。
    “只是来看看花,喝喝酒,玳王殿下不会不赏脸吧?”岳承凛礼数周全地请他下车,当着一堆下人的面,朱锦纹不想失了亲王气度,怏怏地被他托着手请下来。
    怕什么?只要自己坚定心志,以不变应万变,他有再多的花招又能如何?堂堂丞相,总不能强迫自己就犯吧!
    朱锦纹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,对岳承凛的态度也没那么生硬了,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。
    灯火阑珊,夜风微冷,两个人坐在花树下,任花瓣如雨般落下,沾在发梢衣角。
    相顾无言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一杯又一杯地喝酒,酒酣耳热之际,更觉得落花风雨更伤春,不知怜取眼前人,荣华富贵虽好,寂寞却如影随行。
    两个人也有过不寂寞的时候,却以决裂收场,如今又坐到一起,醉眼看花,花落袭人,恍然如时光流转,又回到当年那段甜蜜的日子。
    花前月下,让人更容易动心,朱锦纹懒洋洋地倚在竹榻上,星眸半合,觉得胸中的愤懑渐渐随着落花散去了,留下的,只有浓浓的遗憾。
    岳承凛接了几片花瓣,放入酒壶摇了一摇,对上朱锦纹不解的眼神,他笑着解释:“用玉甄花瓣泡过的酒更甘甜清冽。”
    朱锦纹就着他的手凑过去一嗅,果然酒e浓郁了许多,他也拈起一朵落花送入口中,只觉得略带苦涩的e气在舌尖萦绕了一回,随即品出幽幽清甜,齿颊留e,沁人肺腑。
    “这倒是好东西,该带几棵回去种到我府上。”朱锦纹头上沾了几片花瓣,半眯着眼睛,憨态可掬,岳承凛莞尔一笑,道:“这花喜欢北方寒冷的气候,过了雪岭关就不开了。”
    “啧,真像贵国的人一样,脾气死硬。”朱锦纹不满地弹开指间的花瓣,却不知自己醉意朦胧的眼神活像在撒娇发嗔。
    岳承凛看着他迷迷糊糊的样子,喉头一紧,说:“不如你留下来,伴花而眠岂不快哉?”
    朱锦纹酒醒了一大半,低咳一声,“你喝醉了。”
    岳承凛轻笑:“酒不醉人。”
    被他直勾勾地盯着看,朱锦纹脸颊发热,趁着自己还有几分清醒,赶忙站起身来,拢了拢披风,道:“太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    酒也喝了,花也赏了,实在没有再留他的理由,岳承凛也站了起来,目送他朝外走,突然开口道:“本地习俗,玉甄花泡的酒意味着永结同心,夫妇共饮能白头偕老。”
    朱锦纹像被雷劈了似的僵在原地,脑袋嗡嗡作响。
    他在说什么?都已经是这种情形了,他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!?
    心乱如麻,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,离开这个伤他至深,却让他无法忘怀的男人。
    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那样做。”岳承凛的声音让他心痛如绞,“我并不后悔,七年前……我唯一遗憾的就是并不知道我爱你。”
    疼痛过后是难言的酸楚,如果当年他知道这一点,他们之间会不会不一样?可是无论如何,他不能再任由岳承凛这个狠心绝情的人主导一切了。
    男人的声音带了几分苦涩的自嘲,叹道:“现在说这些太晚了,是我自作自受,我不留你了,别后还请珍重。”
    朱锦纹双脚如灌了铅一般,心知一旦迈出这里,他们就是真的彻底了断了,终此一生,再无相见的机会。
    真的就这么离开吗?
    是守住自己这颗蠢蠢欲动的心,回去过后半生安闲平淡的日子,还是拼上一切再赌一把,最坏不过是重复七年前的残局?
    朱锦纹脑中天人交战,一手按住躁动不已的胸口。
    所有的伤痛、恐惧、迟疑……终究敌不过一句旧情难忘,纵使爱得那么卑贱,爱得那么可怜。
    他无法再相信岳承凛的甜言蜜语,但是他依然想得到他,想与他重温旧梦,携手晨昏,想驱走那种日日夜夜、几乎要把他吞噬的寂寞。
    只有这个人可以抚慰他的身心,即使如饮鸩止渴,他也想在死去之前,有那么一个瞬间感觉到自己曾经活过。
    朱锦纹闭了闭眼睛,认命地叹了口气,朝岳承凛转过身去,看着对方惊喜交加的表情,他眼中五味杂陈,哑声道:“我陪你喝完这壶酒。”
    这是他一生中最危险的回眸,朱锦纹没有再犹豫,一步一步,缓慢而坚定地走向岳承凛,前路即使万劫不复,他也会勇敢地走到他面前。
    岳承凛眼中含泪,端起酒杯,却没有递给他,而是含了一口酒,朝他低下头来。
    甘醇的酒液漫过唇舌,唇间仿佛沾了咸涩的泪水,朱锦纹低喃一声,疲惫地闭上眼睛。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再也逃不掉了。
    ――(番外完)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