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喜色 - 分卷阅读145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公主喜色 作者:千帆过尽

    分卷阅读145

    玉将头抵着何戢额头上,“我们好不容易做回夫妻,我不想再有任何人任何事影响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温热的鼻息喷薄在他脸上,他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将她拥在怀里,静静地感受着她的气息,热度从跳动心脏传到四肢,身下某个物体开始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慧景……”

    她啄了啄他的唇角,软糯的嗓音听起来却像是邀请。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倒身下,坚硬的物体抵在她腿间:“刘楚玉,再给我生个儿子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好了,正文完结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np向结局和番外,逻辑不能深究,剧情也别仔细推敲,就是为np而np,接受无能的妹子,看到这章就别往下追了

    np向结局(一)

    刘楚玉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醒来的。光线从掀开的眼帘外射入,惹得她几欲流泪,好久后,她才适应过来,微微睁眼,映入眼帘是褚渊的脸。

    “阿玉,你醒了。”明明的光束下,尘埃舞动着,褚渊背着光,可神气依旧温和。

    他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一瞬间,许多的面孔在刘楚玉的脑海中晃过:何戢,倚乔,南郡献公主,流玥,云清,项时月,怀敬,甚至……刘子业。

    许多场景在脑中纷杂而过,明媚的,昏暗的,血腥的,温情的……真真假假,虚虚幻幻。她似乎一瞬间脑中似乎放完了自己的一生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刘楚玉茫然四顾,有些搞不清生在何处,亦分不清今夕何夕。她挣扎着从床上起身,不顾褚渊的制止,迈着有些虚浮的步子出了屋子,这才看清了周遭的坏境。

    还是何戢那个别院,院外那颗海棠还是开春时种下时的大小,只是在她初春种下的,到如今,满树的繁花全都凋谢了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你醒了——”云清端着一碗东西,目光停留在刘楚玉的双眼处,“夫人眼睛可有什么不适?”

    眼睛……刘楚玉的意识渐渐回过神来,有些无力地回答了一句,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云清顿时松了一口气,刘楚玉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抓住他,“何戢呢?!”

    “何大人今日不曾过来,大概是有公务在身吧。”

    云清话音刚落,那边何戢已经进了院子,身后还跟着蹦蹦跳跳的阿英。

    “我脸色有什么吗?”见刘楚玉直直盯着他,何戢下意识用手去擦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刘楚玉摇摇头,见何戢的眼睛并无异常,这次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你昏两天了,你还好吧?”何戢又道。

    两天啊,她以为过了两年了呢。刘楚玉笑了笑:“还好,就是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。”

    “梦?”

    “恩,一个很真实的梦。”

    适应黑暗需要一定时间,适应光明却非常容易,刘楚玉几乎不用两天就又习惯了视力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照镜子时看着自己的眼睛,她总觉那眸色比似乎比以前更加深沉了;而当她凝眸看太远或太近的物体时,眼睛会微微发干,眼睛最外一层物体会变的有些搁人,仿佛不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。

    “云清,我这眼睛是怎么治好的?”敷药的时候,刘楚玉问云清。

    云清的手一抖,手中的药水滴到了刘楚玉的脸上,他取过一旁的丝帕帮刘楚玉擦了擦,“夫人吉人自有天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楚玉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云清没有说话,帮她滴好药,又拧了热毛巾覆在她双目上敷。等弄好一切后才道:“或者夫人应该以去给佛主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“听说楼霞寺的佛主格外慈悲,夫人或许该去拜拜。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刘楚玉做了个梦,梦里,她裸身躺在玉烛殿的床上,身上是同样赤裸刘子业。他紧紧覆着她,灼热在她体内冲刺着,同她气息纠缠。

    刘楚玉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,有点渴,有些热,还有些空虚和难受。

    第二日,褚渊照常过来时,刘楚玉同他提出了要去楼霞寺的请求,褚渊默了一阵,调了几个心腹侍卫给她,让她出门时带上。

    暮春午后的楼霞市,阳光被参天的古木遮蔽在外,里面一片阴凉,只有隐隐的蝉鸣响在远处,

    刘楚玉跪在佛前,虔诚的叩首,接过若兰递过来的香供奉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可要求支签?”正添香油钱的若竹问刘楚玉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什么好求的。”

    刘楚玉从蒲团上起身,四下望了望,不过三年,寺庙里竟然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,从寺外洒扫的沙弥到寺内默然站立的主持,刘楚玉一个都不认识……

    一种世事无常,物是人非的感觉涌上心头,刘楚玉叫上身旁的若兰:“陪我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后院里两个香樟阴天蔽日;走在其间背脊传来隐隐凉意。

    “这后院好凉——”若兰抱紧的了手臂搓了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以前来着抄佛经。每次都要升个火盆。”

    刘楚玉笑笑,望着她曾今抄佛经的厢房,忽然想起当初同墨礼在这里做过的荒唐事情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不信鬼神,毫无顾忌地亵渎过佛主,现在想来着实轻狂放肆——信不信是一回事,但对于他人信奉的东西,她多少也该怀抱一些敬畏之心的。

    微风吹来,香樟木的味道在空中飘曳,刘楚玉见曾今的厢房空着,想上前看看,刚走到廊下,却被某个有些动作急急的小沙弥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沙弥双手合十,鞠了个躬,抬头时却被刘楚玉一把拉住:“华愿儿?!”

    刘楚玉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熟人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!”对方也有些意外,“奴才刚才走的太急了,冒犯了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还称什么奴才——”刘楚玉见他一身沙弥装扮,又问,“你现在跟着谁,怎么会在寺里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华愿儿——”

    华愿儿刚要开口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呼喊。那声音富有质感而低沉,与记忆里某个的声音一模一样。刘楚玉当即仿佛被雷劈中了一般,难以置信地转过身,只见某间厢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,门口一个少年摸索着站出来。

    少年黑色的衣袍,

    分卷阅读145

    - 肉肉屋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