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喜色 - 分卷阅读148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公主喜色 作者:千帆过尽

    分卷阅读148

    主的挺起胸,将双乳往他嘴中送。

    刘子业的动作突然停滞了一下,而后更加放肆的滑动,双手握住她的酥胸,唇舌则一路向下,一直舔到小腹。

    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发热,意识载浮载沉。刘楚玉不住轻喘,听着窗淅沥沥的雨声,已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,只觉得她是他手中的一团面,任他搓圆捏扁,任他撩起她心中团团火焰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唇舌探向那花蜜的出口处不住允吸,翻搅时,刘楚玉只觉自己脑中的弦似乎断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子业……子业……”难言的快感一波波传来,她哆嗦着咬了唇,不住动情的呼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耳边是他粗重及偶尔低靡的呢喃,全身的细胞都被他推至一个从未体验过的至高点。她在情欲的浪潮中抬眼看他,只见英俊的眉眼带了薄薄的细汗,沾染上了情/色气息,这样迷乱的神情,是以前从未留心细看的。

    她终于撑起身子,颤着声音,对着夜色中神色不辨的男人伸出手来:“子业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她双腿间抬头,刚一起身,便感到她将额头贴在他赤裸的胸口,在他有力的心跳声中,手指沿着腹肌的沟壑一路向下,松开了他下面的束缚。

    滚烫的东西跳入她掌心,他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。他按住手腕,一只手将她压进怀里,一手握着她的手轻轻律动。

    跳跃的烛火映入他空茫的眼中,似燃烧的情欲,他微张着唇,神色迷离,声音哑得滴出了墨:“阿姐……阿姐……”

    手底下的东西应和着他的呼喊跳了跳,她缓缓抬腿,跨坐上他的腰腹,身体前送搂住他肩头,牵引着,将他勃起的巨大给镶嵌入她泥泞的花穴间。

    庞大的长物深深的探入她狭窄的肉穴内。她快慰又痛苦的呻吟自喉咙里传出

    他的呼吸越发粗重,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,拉住她的双腿便奋力撞击起来。

    粗长的欲望几乎是全部的抽离,再蛮横的全部深捣进去,每一次都沉重的撞上她最深处的那一敏感点。

    刘楚玉抓着身下的被褥,浑身剧烈颤抖。刘子业在她体内肆意的征伐,感受着她前所未有的热情与配合,险些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那是他懂得情事后便一直心心念念的人,那是他宁愿被厌恶也不能舍弃的人,那是他以为此生在无法碰触的人。

    而今晚,命运的轮盘这么一转,他面前一片柳暗花明。

    他放慢了动作,伸出手去与她十指相扣。想象着她躺在他身下,散乱着长发不住呻吟的迷乱的容颜。

    他轻轻低头,随着身体的节奏将吻落在她额头、鼻尖、唇畔,于全身触电般的战栗中低低倾诉她的思念:“阿姐,你知不知道每夜我都会梦见你?阿姐,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?”

    刘楚玉眼眶微红,伸手抱紧他的脖子,扭动着腰肢,用尽全力地配合着他的占有。

    激越的高潮一阵又一阵,她所有的神智都集中在下身那个被他填的满满当当的小穴内,他痴迷的吻着刘楚玉身上的每一寸的肌肤,一次一次用力的穿透,终于在她深处撒下他的印记……

    np向结局(三)

    初初失明的时候是最难适应的,是以刘楚玉有时间便会去楼霞寺陪刘子业。

    别邺离寺庙有些远,来回自然奔波,褚渊见了刘楚玉辛苦,便提议将刘子业接回来;何戢也赞同,说也该让孩子见见舅舅。

    刘楚玉也觉得这提议不错,既能省了她舟车劳顿,又能更好的照顾刘子业。无奈刘子业却坚决不同意。只说自身罪孽太多,愿在佛前多赎一些,也不知是不是实话。

    春去夏来,天气渐渐的热了,刘楚玉的眼睛已经再无任何的不适应,云清同刘楚玉辞行,决定离开建康。

    端午前某个傍晚,刘楚玉设了宴同云清践行,云清性淡易相处,何戢同褚渊对他印象都颇好,正好当日都有空,便同刘楚玉一起送别云清。

    夕阳西落,仆人们在原本空旷别邺后山设了酒席,四张桌案两两并列,前面搭了竹屏,摆放着琴案,四角点了落地的长信灯。

    侍女忙碌地穿行在一桌桌酒席间,将酒肉好菜都一一摆上,四个成人则席地而坐,两个孩子则嘻嘻哈哈得在桌案间打闹,从这桌窜到那一桌。

    “此次离开,打算去哪?”席间,褚渊问云清。

    “四处游历吧。”云清顿了顿,“想先去北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会再回来建康吗?”何戢问云清。

    “若无特别之事,大概不会再回来了。”云清垂眸,盖住眼中那一丝牵念。

    从当初在建康城大街上有缘结识,刘楚玉同云清相识也有六年了,云清话虽不多,但对她的病却是尽心尽责,想到此番别后恐怕以后再无相见的机会,刘楚玉不禁有些感伤,举杯敬了云清道:“这些年,多劳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望夫人保重身体,日后都无需别的大夫费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当着何戢同褚渊的面,云清的话都说的很场面。刘楚玉笑笑,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又道“如今我别无长物,你走了,我也没什么好送的,不如送你首曲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移步至竹屏围起来的琴案前,扬手弹奏起来。

    高山流水觅知音,刘楚玉知道云清一直是懂她的,她对他一直以来的感谢便包含在琴音里,涓涓流泻出来。云清只听着,唇角带着温和的笑意,待曲终的时候,端起桌上的酒杯对着刘楚玉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琴音过后,刘楚玉安排了几个其他的节目,四人一面喝酒吃菜,一面听着小曲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一些天南海北的逸闻趣事。

    酒酣耳热间,何戢亦有些歉意地朝举云清举杯,对当初误会了他同刘楚玉间的关系表示歉意。褚渊也来凑热闹,感谢怀敬当初帮忙解蛊。

    云清照单全收,本就不擅饮酒的他,几番下来,直接醉趴下了。褚渊担心夜风吹的他着凉,连忙找人将他扶回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不厚道——”刘楚玉也有些醉了,歪在桌案上指责褚渊同何戢,远处玩累了的阿英过来缠住她,要她抱她去睡觉。

    夕阳西沉,墨蓝天幕里的显现出月亮与星辰,草丛中虫声隐隐。刘楚玉醉眼朦胧的看着阿英,只觉浮生若梦,短暂的光阴里没有什么是永恒的,只有无尽邂逅与分离,无尽的新生与消逝……

    分卷阅读148

    - 肉肉屋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